集团内网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常听母亲讲家事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       张乃水      

母亲年事已高,多病缠身,但头脑比较清醒,常给我们讲一些过去的家事。

母亲出生于1938年正月。当时的姥爷是村里的私塾先生,但在那战乱年代,迫于生计,在母亲不到两岁的时候,就跟人一起下了关东,一直没有音信。从此,姥娘和大姨、母亲3人相依为命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母亲五六岁时就开始懂事,白天姥娘领着大姨上坡干活,母亲就和双目失明的奶奶在家看门。快到吃饭的时候,母亲就拿一炷香去邻家点着,小心翼翼地坐在门口等姥娘和大姨回家生火做饭。听母亲说,她们一年吃一斤盐、一斤棉花油、一棵白菜。

受时代和家庭条件影响,至今母亲经常教育我们千万不能浪费、能省则省等等。我们受益匪浅,日常生活中养成了节约的好习惯。

最让母亲一生难忘的一件事,是在她5岁那年的一天晚上,日本鬼子来村扫荡。姥娘慌忙将大姨和母亲撮到墙头,让她们姊妹俩顺着树到墙外的破院子里躲起来。没想到年幼的母亲一害怕,“呱”地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墙外的地上。怕被敌人发现,顽强的母亲愣是忍着疼痛没哭一声。70多年来,一提起这件事,母亲仍然心有余悸,至今身上仍留有恐惧症的病根。

后来,母亲嫁给了老实巴交的父亲。在母亲眼里,父亲没有什么大本事,但人厚道、善良。父亲在煤矿干了一辈子掘进,从没让领导说个“不”字。我们村离姥娘家有8里路远,每次父亲休班回家,都会买上1斤点心去看姥娘,临走再给姥娘留下3块钱称盐打油用。为此,姥娘和母亲都很知足。

母亲没多少文化,只是断断续续地上了几天“识字班”,但母亲眼光却很长远。1959年,全国出现自然灾害,粮食紧张。正值壮年的父亲因干的是重体力活,在矿上的定量根本填不饱肚子。于是,父亲写信给母亲说要回家种地。母亲看后忙回信安慰父亲说:困难都是暂时的,国家会越来越好,粮食不够吃我去给你送。于是,母亲就抽空向生产队长请1天假,背上事先蒸好的两大筐地瓜面窝窝头,徒步走到十五里外的章丘“平陵城火车站”,坐火车到王村,然后转坐汽车到昆仑,下车后再翻过七八里路远的“历山”才到父亲工作的龙泉煤矿。放下干粮后,母亲喝了口水便匆匆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赶。三年如一日,一月两趟,母亲从未间断。在母亲的支持和鼓励下,父亲最终坚持了下来。

岁月匆匆,如今的母亲已是耄耋老人了,但她老人家思想依然非常进步。母亲常说,她见证了国家一步步强大起来的历史,让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。

家是最小的国,国是千万家。母亲给我讲的家事或许只是千百万家庭的一个缩影,但母亲的教诲却像一盏明灯,永远照耀着我以后要走的路。

上一条:春之歌 下一条:我爱家乡的汶河

友情链接:mrcat猫先生体育  pt老虎机游戏  澳洲幸运官方网  2020幸运飞艇计划网  注册彩票赛车网  生肖派对  sx5566  竞技宝官网下载苹果  竞技宝官网  幸运飞艇全天计划七码